我的網誌清單

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

千色

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(星期六)

劉美君闊別紅館九年,演唱會以音樂劇形式進行,內容講述她輪迴轉世多次,不同時代,心路歷程各有不同,構思不錯。
由於身份不停轉換,台上不斷轉換場景,她就不斷轉換造型:一時是日籍太太,一時回到十八世紀的中國;一時是巴黎影星,穿上低胸裙,與林保怡合唱《偷窺》;甚至反串私家偵探,與女舞蹈員跳貼身舞……而最叫觀眾替她捏一把汗的是轉到2071的未來,她坐於盒子內被吊到半空,然後盒子慢慢地作360度轉動,唱出了《我真的受傷了》,期間有一段是倒豎着唱,贏得在場如雷掌聲!
我覺得近幾年香港演唱會在視像效果方面,有很大進步,表現非常出色。這次演唱會光影的變化、替換,令故事性的內容,增添不少魅力。
擺脫一貫演出模式框框,一氣呵成地演繹所有歌曲,在台上不斷換裝,既要唱歌,也要唸台詞,做表情……對於歌者來說,是一次體能與演出上的挑戰,而劉美君一一克服了,完成了,給觀眾一個精彩的演出!

後話:幸運看了首場,第二場因颱風關係取消了!希望《千色》有機會可以重演,讓向隅的
           可以一睹劉美君的風釆!




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

沙漠女皇

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(星期日)
音樂劇《沙漠女皇巴士團》(Priscilla Queen of the Desert)改編自電影《風塵三絕》,老中青三個變裝皇后,一同登上老爺巴士Priscilla,經歷一段橫越沙漠公路之旅。 

Tick 受前妻邀請到不毛之地Alice Spring表演。見變性人好友Bernadette因為老年喪偶,愁眉不展,便邀請她一同前往,同行還有口沒遮攔,得勢不饒人的青春少艾Adam。老青兩人,一路上吵吵鬧鬧,直至到了一個落後小鎮,向來萬千寵愛的Adam,遇到了恐同者暴力對待,竟得Bernadette挺身相救,友情得以建立……至於Tick,其實一直忐忑不安,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多年不見的兒子……

旅程終站,三個人各自找到新方向,新生活……

整齣音樂劇歌舞連場,歌曲動聽,極富娛樂性,叫人看得心花怒放!此外,華麗的舞衣,花巧的頭飾,也令人目不暇給。至於那長10米,重6噸,可作360度旋轉的巴士Priscilla,更是台上焦點,車身的燈會隨着歌舞變色,幻化不同圖案及文字。

看劇這個周日下午,有很多小朋友觀眾。不知道跟他們隨行的成人,可會告訴他們包容、接納的重要;與及甚麼是正常行為,而所謂的正常,又該如何定義﹖

這是劇中的一件小道具
可讓大家拍照的小佈景
布幕

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

林與陳

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(星期五)

八十年代是廣東歌的黃金時代,歌手型像鮮明,歌曲經得起時代考驗。陳百強是那時候,我喜歡的歌手。他談吐溫文,打扮時尚,有股公子的貴氣,卻又非高不可攀;他寫的曲旋律優美、動聽,富時代感,即使那些改編自老歌的《今宵多珍重》、《相思河畔》、《盼三年》,也予人沒半點舊的感覺。可惜性格,令他走入了死胡同,萬劫不復!遺留人間一首首動聽,歷久彌新的歌曲……

林一峰唱陳百強的歌,不是第一次。
十年前的音樂劇《一期一會》已經是以陳百強的歌貫穿整齣劇。這次演唱會與其說是對陳百強歌曲的致敬,不如說是對粵語流行音樂的尊重,對廣東歌的承傳,延續一個年代的文化,讓更多新一代認識我們曾經擁有的輝煌……
這次的選曲與編排很有心思,像《一世不可自決》緊接《一支煙的時間》,再來《無忘花》;又如《盼三年》與《今天應該很高興》。音樂很多經重新編排,不同的專業音樂人,賦予歌曲新的生命,豐富多彩。
 舞台設計簡潔,光與影的投射,效果非常好。最喜歡《當我想起你》的全黑設計……
喜歡這次林一峰的演出,一次精彩的演譯……動人
喜歡他這晚說的這句話:
「文化需要承傳,被遺忘的愛需要被提醒……」




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

三十

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(星期日)
李克勤慶祝成立三十周年演唱會

李克勤是個異數。
由八十年代到現在,雖然中間經歷過一段低潮時期,但他的曝光率一直不算低。跟他同期的歌手,許多都離開樂壇,或處於半退休狀態。即如張學友,也只是唱唱演唱會,新作不多。不如他,幾乎隔段時候,便有新歌,每年都出版新唱片。從入行到現在,整整三十年,都沒有怎麼停下來,受歡迎程度可能沒有「四大天王」般高,但我覺得他一點也不遜色。

李克勤的演唱會向來著重音樂部份,這回在視覺上也花了很多心思。舞台中央可作旋轉,兩則又可傾斜,配合燈光,美輪美奐;黃偉文打造型像,每一襲服飾都很美,營造了斯文乾淨優雅的風格。
   
此外,他更大玩驚險,挑戰高難度!既變身空中飛人,在爆破煙花中作凌空360度的自轉,又
於斜台離地狂奔,還站在僅容一個人身位的20呎高的圓柱高台上演唱,叫人替他捏一把汗!
歌曲編排方面也不錯,從第一張唱片的《命運符號》,到最新的《失魂記》,熱門的《月半小夜曲》、《大會堂演奏廳》,到較少人熟悉的《活着為求甚麼》,他都唱了。為別人填詞的作品,他更把它們串連起來,一口氣唱了十多分鐘……他近乎零瑕疵,用心的演譯,實在令人感動!

這是一個出色的演唱會,我喜歡。



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

東遊記---第一回:富士山

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(星期二)

跟當地的旅行團到富士山去……
早上八時出發,兩個小時車程,到了富士山的五合目。

才十時,已擠滿了人。有準備登山的,有剛下山來的,有一車車旅行團的觀光客,來自五湖四海,目的都是為了一睹芳容。
可惜這天天不造美,是個陰天,偶然還灑下幾點雨,四周盡是雲霧,只能嘆句時不予我,遠眺不見山頭!看不到想見。來去匆匆,逗留了四十分鐘,往下一站「忍野八海」去。

「忍野八海」是位於山梨縣忍野村的湧泉群。「八海」是指湧池、濁池、鏡池、銚子池、菖蒲池、底抜池、御釜池以及出口池八個池塘。池水都是降落於富士山高地的積雪與雨水,經過富士山長年累月的過濾後累積在地底下的水,因此清澈剔透,而被選為名水百選。
八個池塘有大有小,有的小到如井口般,大的像是個小池塘。池塘邊還圍繞著以草鋪蓋屋頂的小屋,後面有富士山為景,如果是個晴天,池水波光粼粼,與山影融為一體,相信一定美不勝收。可惜,這天……
山上流下來的水,冰涼沁心!
 走入八海的小路兩旁,是些小店,買的是當地小吃、水果與野菜。
午餐,在車上吃便當。味道也不錯。
旅程下一站是遊瀑布。
「白系瀑布」是日本寬度第一的瀑布。富士山的積雪融化,從熔岩的斷層中出來,形成了瀑布。水沿著懸崖斷壁向下傾瀉,仿佛像是幾條絲線懸在空中一樣,因此得到了「白系瀑布」的名字。
通往「白系瀑布」的途中,還有一個瀑布叫做「音止瀑布」。根據介紹,相傳八百年前,曾我兄弟在這瀑布附近商議復仇之事,當說到瀑布聲音太吵,沒法說話之時,瀑布的聲音會突然靜止,因此而得名。這瀑布的水流傾斜而下,奔放豪邁,與「白系瀑布」各有特色。
回程才上車,雨就傾盆而下,得要收回上面「天不造美」這話。如果雨早點來,衣衫非但盡濕,行程也一定受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