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網誌清單

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

勢搏

有關上海世博的新聞,這幾天鬧哄哄的,自是進行六場測試後,出現的種種問題。

這教我開始擔心下個月的行程……

展品遭受破壞,公共形象不濟,是內地政府的事。人流控制、餐飲、交通等服務方面,也不叫我憂心。擠擁、要等、要輪候是意料中事;至於食物,好吃一餐,不好吃也是一餐。令我憂慮的是不知如何去跟國內的同胞打交道。

眾所周知,內地人愛插隊,臉皮之厚,已達無人之境。從前一次,兩個內地人又若無其事,借意插隊,我忙不迭請他們守規矩,誰知他們理直氣壯的告訴我他跟前面的人是相識的。

哈!氣得我,他前面站著的不就是我的家人。最後,那兩個人訕訕然的走了,因為我請他們問問他跟前我的父母,他們是那門子的親友。

在自家地頭,我還可據理力爭;在人簷下過,說話就不一樣。面對那群不守秩序,「勢」兇夾狼的內地人,大抵我只能跟他們「搏」若不,吃虧的只有自己。但以我一人之力,又可抵擋多少衝擊﹖

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

附庸風雅

這個周日,運動過後,欣賞了在香港藝術館舉行的「獨立風骨吳冠中 捐贈展」。

對畫,沒怎樣研究,喜惡全憑主觀。吳老先生的畫,個人偏愛那些水墨,予我平和、素雅、恬淡的感覺。

因為時間尚早,展覽館內人不多,可以比較悠閒地慢慢欣賞,不知不覺,一個多小時,就這樣靜靜地溜走了。


我喜歡的一張,題作「拋了年華」。
吳先生繪畫時用的地氈
這是吳先生於零二年到港時,所繪的一幅速寫。
















這一幅是「雙燕」。

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

烈女

《櫻之桃與蒲公英》是一闕小品,內容沒有太多的起伏情節,淡淡然道出人生的苦,另一種男歡女愛的世界。

叫我感動的是女主角對愛情的執着。她拋頭露面到酒館工作,為的是維持那一個家;她放下尊嚴,去請做律師的舊情人拯救丈夫……使我深深體會到她對丈夫那種不離不棄、犧牲自我的感情,執迷但不悔。看電影的時候,我一點也沒有懷疑世間是否有這種人的存在,因為我一直相信有無條件的愛。

有兩段戲我很喜歡:

一是她從舊情人的辦公室走出來,把那管用高價買來,只塗了一次的口紅,輕輕棄掉,復又抹去自己唇上的殘脂,因為她知道目標已達,她再用不着;而且艷麗根本就不是她的本性,她只是一朵蒲公英,卑微、平凡,但生命力頑強,所到之處,為人間增添斑斕色彩。

另一段是片末兩人邊吃櫻桃,邊論感情,女主角輕輕說出她的心底話,看似淡,實質……
死心塌地,包容接受,少點氣力也辦不到!

2010年4月19日 星期一

傍晚,送別友人最後一程。
 
今後在另一國度生活,願你安好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

 
相片是許多年前他給我拍的……
美好的回憶!

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

問天

天命難測﹖
難違﹖
人間苦難,何其多﹖
紛爭、戰爭,可推說是人為,但饑荒、旱災、地震……是否可以不降落人間﹖
人家無私地伸出援手,何解仍要取去他的性命﹖遠的有沙士期間的醫護人員,近的像於青海地震犧牲的黃福榮先生,與及許多無名的英雄,他們只是忠於職責,又或是出於一顆赤子之心,救蒼生於水火,但為何不容於上天﹖
誰可以告訴我:為何不可以花常好,月常圓,人常在﹖

2010年4月15日 星期四

一天工作完了,身心俱疲之時,巴不得前腳離開工作椅,後腳就已踏入家門,簡直歸心似箭。

家,於我是重要。

門一關,可暫時忘卻外頭世界的紛擾,避避風頭,且自逍遙。吃粥吃飯,穿戴整齊,或是一絲不掛,我隨我心;毋須整天掛着笑容,張口說話;放聲大哭,狂歌暢飲,也是自家事。沒有一處地方,比家安全。龍床不及狗窩,家,是令人最感舒服,最感自由的地方。

居所,當然愈大愈好,但在香港,我輩螻蟻,得來何易;要多偷點空間,本該盡量減少雜物。可惜,我這老人家,戀戀紅塵,不捨物慾,書籍、唱片、衣履積了一堆又一堆,蝸居益見小。

室雅何須大,知易行難!

2010年4月11日 星期日

志明與春嬌

這齣電影是關於一對男女在一個星期內發生的愛情故事。某些對白寫得很到肉,也富趣味,故戲院內笑聲不斷。此外,我也很欣賞配樂,令電影更豐富。

戲內有一段戲寫余文樂和楊千嬅不斷在發短訊,拍得很有趣。跟朋友談及這段戲時,他提出了一個問題:「流動電話不是以聲音來跟別人溝通嗎﹖但我們現在幾乎就只見到人們在不斷發短訊,這不是有點本末倒置﹖」

其實,不論文字或說話,都是溝通的一種方法。如何選擇,適隨尊便。我反而覺得有沒有適當的溝通才是重要。良好的溝通,可以事半功倍;而人與人的關係才可得以建立和維繫。

2010年4月4日 星期日

故人

是個諷刺!

同事的婚宴上,一個舊同事轉告:我的一個舊友於上星期五在毫無徵兆下,因心臟病,瘁然離開了。

世事無常,又一例証。

曾經一度,我這舊友跟我共住了差不多三年。那時候他瘋狂地愛上了一個女孩,為了愛情,他得到了第三者,奪人妻的惡名;那時候,年少輕狂,我給予他許多的支持,甚至讓他倆同居於我家。因為我覺得,愛情比生命更大。不過,童話大多是騙人,最終王子沒有跟公主快快樂樂生活下去。之後,尋尋覓覓,他終於找到所愛,結了婚,做了兩個孩子的爸爸。

近幾年,因為忙、懶、與及某些原因,已甚少跟他聯絡……直至今夜,得到的卻是個不想接受的消息。

人走了,但他那種敢愛敢恨,對愛執着的精神,我相信永遠會存於我心。

希望他相信的神,會看顧他的妻兒,讓他們好好生活下去。

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

思念

七年前的今天……

沙士肆虐,只半天工作!

下午收到同事的電話,告訴我許多人都湧到超級市場搶糧食,只覺得是愚人節的鬧劇,杞人憂天。

傍晚六時多,同事再來電告訴我:哥哥走了!我斥他那是誰的造謠生事﹖然後掛線!後來,他又再來電,表示此乃屬實,且已見新聞稿。那刻,執聽筒的手心都是豆大的汗,不會回應。那天,我沒有哭。懂得哭,是之後看到他喪禮中的相片,與及許多許多的報道。

每年這個日子,唱片公司總會推出些紀念版唱片。出發點是向已死的,悼念致敬,抑或乘機賺一筆,自有天知,自有公論。對哥哥的樂迷來說,多擁有他的多一些,或可慰寂寥,多添一份思念。